之前提過我的工作是每天提著一個看起來很專(好)業(笑)的盒子往返門診大樓與另一個校區,

常常走在連結門診大樓和住院大樓的天橋上的時候,

都會看見一位左腳踝穿上輔具的老婆婆,   和她的看護,   以及她的輪椅,

有的時候老婆婆已經在看護的攙扶下, 略顯吃力地利用天橋兩旁的扶手練習走路,

有時候她坐在輪椅上,    看護在輪椅後面,     她們在醞釀啟動的那個摸門

 

可能是本人不管四季遞嬗, 都是同樣專(好)業(笑)的手提盒造型,

也可能是我與她出現在天橋上的次數都足以擔任天橋管理員的境界,

所以某次那位中風後的老婆婆在輪椅上醞釀啟動氣氛的時候, 眼神對我透露出"老朋友"的訊息,

從此之後, 我就當她是我不曾交談過的朋友了

 

然後我開始在每次行走天橋的時候, 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老婆婆大部分的時候眼神都呈現放空和憂愁, 只是濃淡不一,

因為中風, 左半邊偏癱,

加上老化造成的退化性關節炎, 左腳膝蓋呈現頗嚴重的變形, 行走的時候也頗吃力,

 

但是在看護的陪同下, 她每天認分的走,

從天橋右邊的扶手往門診大樓走, 再從天橋左邊的扶手走回住院大樓, 

 

從我和她交朋友的那天算起, 她至少換過三個看護了,

今天早上她又有新看護帶她出來練習走路,

等到三個多小時過後的下午, 天橋上我又看見了老婆婆繼續吃力的練習走路......

 

等到哪一天我老了中風了.... 膝蓋也一邊直一邊彎了...

我會希望讓"練習走路"填滿我的生活嗎?

我是不是應該要開始列舉各種意外之後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只是空虛 的頭像
不只是空虛

空虛驅動程式 Discontent Drive

不只是空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